澳大利亚或将禁止绵羊活体出口

澳大利亚农业部部长默里瓦特(Murray Watt)在6月2日证实工党政府将禁止空运和海运活羊出口。“我们履行我们所做的承诺,无论是农业贸易领域还是其他领域”,默里瓦特向媒体表示。

澳大利亚大选前几周,工党确认了结束澳大利亚价值9200万美元的活羊贸易计划,声称该贸易已经下降了20年。但澳大利亚总理阿尔巴尼斯(Albanese)于6月3日向澳大利亚广播公司珀斯电台表示,“澳大利亚不会在本届政府任期内实施活羊出口禁令”。

早在2019年大选之前,澳大利亚工党就承诺在五年内逐步淘汰这项交易,但此后对其计划一直守口如瓶。其发言人认为,要增加该贸易在澳大利亚国内的价值以创造更多就业机会。接受媒体采访时,默里瓦特认为澳大利亚的活羊出口处于农业价值链底端,为了提高附加值,他希望澳大利亚的活体动物贸易向深加工转型。

2018年4月,一段由动物保护人士拍摄的澳大利亚出羊运输船的视频被放出,羊群闷热致死的惨状引起争议,一些人甚至表示应该叫停活体出口。据法新社报道,澳大利亚当日即宣布全面改革活体动物出口贸易,但不愿全面禁止出口。

这场动物福利风波促使澳大利亚收紧活体动物出口政策,从2019年开始启动夏季出口禁令,即6月1日-9月14日禁止向中东大多数港口出羊,风波中的出口商也被永久吊销牲畜出口许可证。

澳大利亚是世界上最大的活体动物出口国,活羊出口贸易也成为了选举中的重要议题。早在2019年就放言禁止活羊出口的工党如今可以说是骑虎难下。

据外媒统计,澳大利亚活体动物出口年价值约20亿澳元。澳大利亚农业、水和环境部的数据显示,2021年有552,957只羊通过海运出口,而空运出口占22,572只,其中只有1只死亡。这证明澳大利亚活羊出口产业现采取的监管和保障措施是适当的,仅仅因为动物福利而禁止这项20亿澳元产值的产业显然难以服众。

对于工党声称该贸易已经下降了20年,澳大利亚牲畜出口商委员会首席执行官马克哈维-萨顿表示,牲畜数量随时间变化的原因有很多,包括价格和市场供应。工党简单粗暴地称该行业为衰退行业并没有充分尊重其重要性。

2020年-2021年期间,澳大利亚出口了超过60万只羊,几乎所有的羊都是从西澳大利亚州出口的。澳大利亚前农业部部长戴维-利特尔普劳德(David Littleproud)指出,禁止活羊贸易将摧毁3000人的工作岗位。

对澳大利亚肉类加工放缓的沮丧以及对西澳大利亚州羊肉产业在没有活体出口情况下生存能力的担忧促使一些像理查德布朗这样的羊肉贸易商退出了羊肉产业。

布朗说,他每年要从丹达拉甘农场转出大约8000头羊。大多数被卖给加工商,而一些则用于现场交易。他认为,如果没有活体出口作为“支柱”,西澳大利亚州的羊产业将会萎缩,而在超市买单的将是羊肉消费者。

活羊出口贸易对绵羊生产商至关重要,因为它为不能作为羔羊出售给屠夫的绵羊提供了二级市场,活羊出口的竞争使绵羊价格保持在一定水平,使该行业具有可行性和价值。

Thomas Elder Markets肉类市场分析师也同意,在没有活羊贸易的情况下,西澳大利亚州的羊群数量会减少。同时,屠宰场的劳动力也存在很多问题,所以很多农民会做出与理查德布朗相同的决定——退出这个行业。

当然,机遇和挑战并存。在有人对羊肉产业期望下降,决定逐步退出时,也有人认为这是难得的转型机遇。西澳大利亚州的Nutrien牲畜经理Leon Giglia就认为,即便没有活羊出口,西澳大利亚州的羊群也不会减少。

Nutrien公司目前处理的绵羊交易占西澳大利亚州所有绵羊交易的一半以上。Giglia相信西澳的羊群将保持在目前约1400万只的水平,这得益于海外市场不断增长的需求。海外对盒装澳大利亚羊肉和羊肉的需求非常强劲,这推高了澳大利亚的羊肉价格。

“我们谁都不想看到我们失去一个市场,如果我们能够保持‘活体交易’那就太棒了,但我们听到总理公开表示将会逐步淘汰”,他说,“因此,作为一个行业,我们需要接受这一点,我们需要转型,我认为我们有很多机会来转型。”

投资者关系关于同花顺软件下载法律声明运营许可联系我们友情链接招聘英才用户体验计划涉未成年人违规内容举报算法推荐专项举报

不良信息举报电话举报邮箱: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B2-20090237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