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男足前队长微博讨薪武汉足球俱乐部投资人曾是湖北首富拥有五家上市公司

2月16日,中国男足前队长蒿俊闵在个人微博发文质问“欠我的工资奖金什么时候给我”,并@了武汉卓尔职业足球俱乐部。蒿俊闵还表示,俱乐部承诺年底解决工资问题,到了年底说过年前,到了过年前又说过年后,没有诚信。

随后,该条微博被多名武汉队队员转发,包括田依浓、杨博宇、黄子昌、叶重秋等。田依浓称:“从年初来就在拖欠工资,我一直在选择相信,俱乐部却一次次的食言,希望能把我的工资和奖金发给我,我也有家庭,我也要养家糊口!”巧合的是,上述四位转发微博的武汉队队员都是在去年从江苏队转入的武汉队。2021年年初,联赛开始前,卫冕冠军江苏队解散。

2月16日22时,武汉卓尔职业足球俱乐部官方微博发布题为《关于足球投入调整的说明与声明》的文章,疑似回应蒿俊闵微博。文章称,俱乐部将“加大对青训、足球教育和基层足球运动的投入”,同时“调减对俱乐部职业联赛的投入”,并“鼓励球员主动调降个人薪酬标准。待球员返汉集结后,我们将兑现上赛季薪酬,并与球员一一诚意沟通,共同商讨新的薪酬方案”。

文章还显示,为使球队比赛成绩不至于影响城市声誉,“武汉队”申请更名为“武汉长江队”。

企查查数据显示,蒿俊闵所@的武汉卓尔职业足球俱乐部,现已改名为武汉足球俱乐部有限公司,该公司成立于2011年2月,注册资本为1.05亿元人民币。股权穿透显示,武汉足球俱乐部有限公司由卓尔文旅集团有限公司全资控股,阎志为实际控制人。

银柿财经记者注意到,1月26日,武汉足球俱乐部有限公司成为被执行人,该案原告为北京绿地新源体育发展有限公司,执行标的61万元,被告除武汉队外,还包括武汉卓体农业旅游有限公司。

作为武汉足球俱乐部有限公司的实际控制人,阎志曾在2017年,以355亿元的财富位居胡润富豪榜湖北富豪第1名,再次蝉联湖北首富。记者注意到,2021年,在胡润百富榜上,阎志的财富缩水至180亿元。

据澎湃新闻报道,在创办卓尔之前,阎志曾在湖北黄冈地区文联、《市场时报》社任职,他从18岁开始写诗,是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也是一家24小时书店的老板。目前,阎志担任卓尔控股有限公司董事长,为卓尔智联(、中国通商集团(01719.HK)、汉商集团600774)(600774.SH)董事会主席、实际控制人,华中数控(300161.SZ)实际控制人。

同花顺iFinD数据显示,卓尔智联的业务分为三大块,包括开发和运营商场、供应链金融,以及供应链管理、贸易。2021年上半年,卓尔智联实现营业收入501.60亿元,同比增长40.26%;实现归母净利润0.31亿元,同比减少89.39%。2020年,卓尔智联亏损超12亿元。

中国通商集团是一家提供码头及物流服务的投资控股公司。2021年上半年,中国通商集团实现营业收入1.41亿元,实现归母净利润0.14亿元。

在阎志实控的两家A股上市公司中,汉商集团从事的主要业务是医药业务、医疗器械业务、商业运营业务、会展运营业务;华中数控300161)主营业务为数控系统、机电一体化、电子、计算机、激光、通信等技术的开发、技术服务及产品销售。

此外,截至2021年3月底,阎志还持有美股公司兰亭集势(LITB.N)24.26%的股份,为兰亭集势的董事会主席。

截至发稿,卓尔智联、中国通商集团、汉商集团、华中数控、兰亭集势的总市值分别为53.02亿港元、19.84亿港元、44.11亿元、48.58亿元、1.45亿美元。

卓尔控股的官网显示,公司还拥有全国第一家互联网交易银行,即湖北省首家民营银行众邦银行。

此前的2月11日,体育媒体人李璇在个人微博表示,“今年联赛,难点从准入就开始了,如果欠薪的都按照制度执行,那联赛能剩下的球队就少之又少了,毕竟去年就开始说,中超欠薪球队14支以上。”而中超联赛球队总数也不过16支。

数年之前,中超联赛还被或玩笑或认真地称为“世界第六大联赛”,各家俱乐部也曾挥舞着支票在国际市场大肆“扫货”,屡屡打破转会记录,到如今球星流失,普遍欠薪,其背后是地产资本的由盛转衰。

2010年,恒大入主彼时仍在中甲的广州队,打开了中超联赛金元化的“潘多拉魔盒”。此后,一众地产商跟随恒大脚步,进入中超联赛,包括大连阿尔滨、富力、绿地、华夏幸福600340)、佳兆业、万达等,此外,入局者还包括江苏苏宁,以及入股恒大的阿里巴巴。

同花顺iFinD数据显示,2013年至2019年,广州足球俱乐部股份有限公司(原名:广州恒大淘宝足球俱乐部股份有限公司)归母净利润合计亏损超75亿元,2020年上半年,继续亏损10.52亿元。在充裕现金的加持下,中超联赛的影响力、商业价值逐步提升,竞技水平也有提高,中超公司与德勤事务所联合发布的《中超联赛2019赛季商业价值评估白皮书》显示,在2019年亚足联公布的亚洲联赛排名中,中超联赛首次排名第一,超越了日韩联赛。

2020年8月,央行、银保监会等机构针对房地产企业提出“三道红线”,自此,“降负债、减杠杆”成房企首要难题,行业整体面临的流动性危机接踵而至,详见银柿财经此前报道《年终盘点|房企生存的代价》。覆巢之下,安有完卵,中超联赛“烈火烹油”的盛景也戛然而止,广州足球俱乐部股份有限公司并未披露2020年的年报,公司也于2021年3月份从新三板终止挂牌。

2月16日,蒿俊闵讨薪同日,一份抬头为广州足球俱乐部股份有限公司、标题为《足球俱乐部球员定编及薪资标准》的通知在网络流传。通知显示,一线万元/年,优秀主力定编3人,封顶年薪60万元;预备队、梯队、女足的起薪线万元/年,预备队、女足年薪封顶30万元,梯队年薪封顶14.4万元。

与该份通知同时流传的是,广州队十年前某场比赛的奖金金额表。彼时,广州队的球队名称是广州恒大足球队,主教练是李章洙。奖金金额表显示,该场比赛奖金总额1400万元,全体教练组实得奖金280万元,上场球员实得奖金1078万元,替补球员实得奖金42万元。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